孝感市孝南區金淦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新聞中心

中小企與信貸公司 上演“拉鋸”戰

2015-06-11

    入行兩年多,小惠在中山一家小額貸款公司已經從普通業務員做到客戶經理,她也練就了不少“絕活”。比如一看客戶基本信息就能判斷對方是否可貸、貸多少錢,比如看到筆記本上的客戶名字就能想起他的相貌和需求。甚至,通過察言觀色就能判斷對方是否要騙貸。

   這種微妙的“拉鋸”,時常在小微企業與信貸公司之間上演。

   但作為多層次、多元化的信貸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小額貸款、金融擔保等小微金融組織開始成為很多中小企業的應急融資渠道。據中山市金融局信息,今年第一季度,中小微企業貸款同比增長15.83%,高于同期單位貸款增速4.14個百分點,涉農貸款同比增長39.88%,高于各項貸款增速23.42個百分點。

   需求放大,企業找小貸籌“急錢”

   不理解這個行業的人,會把小惠和她的同行們定義成“放貸的”。因為手續繁瑣、時間長,或者已經不符合銀行貸款的資格,不少小微企業找到小貸公司。

   小惠的客戶里,多數都是做小生意的老板,小貸行業的貸款對象也是以小微企業為主。這些貸款者的資金需求一般在10萬—20萬元,數額不大但要得很急,其中不少人都在銀行貸過款。

   不理解這個行業的人,會把小惠和她的同行們定義成“放貸的”。

   因為手續繁瑣、時間長,或者已經不符合銀行貸款的資格,不少小微企業找到小貸公司。而有些信貸需求量大的企業,也會選擇找融資擔保公司作為中介代辦,一方面是分散貸款,另一方面也減少自己的麻煩。

   目前中山共有7家融資擔保公司,25家小額貸款公司。據市金融局透露,截至4月份,中山小額貸款公司的貸款余額是46億,相比年初增長了1.15%;融資擔保金額為25億,基本持平。小額貸款公司和融資擔保公司等小微金融組織,作為多層次信貸市場體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中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相比銀行直貸,小額融資公司的利率還是高了許多。南安商會的一家會員企業主就坦言,一般只選擇小額融資解決短期內資金周轉的問題。

   但毋庸置疑,作為多層次、多元化的信貸市場體系的組成,小額貸款公司成了很多中小企業的應急融資渠道。在業務量不斷增加的背后,反映著中山中小微企業信貸需求的旺盛,以及信貸市場的活躍。

   據中山市金融局早前公布信息,今年第一季度,中山各項貸款凈增157億元,比上年同期多增67億元,同比增長16.4%,居珠三角9市第3位,分別高于全省和珠三角9市增速5.18和5.75個百分點,各項貸款余額達2801.9億元。

   同時中小微企業貸款同比增長15.83%,高于同期單位貸款增速4.14個百分點,涉農貸款同比增長39.88%,高于各項貸款增速23.42個百分點。

   “近幾年來,中小企業的信貸需求市場不斷擴大,特別是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大環境下,未來的市場信貸需求還會進一步擴大。”中山銀達融資擔保投資有限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成立至今該公司已經支持了1000多家企業的信貸需求,目前在保的企業也有300多家,整體融資擔保需求還是在不斷放大。

   壞賬風險,該不該給小微企業“開后門”?

   “有些人太過配合了,說要什么資料立刻填,要什么文件立刻補,對還款期限和利率沒有任何疑問,就會讓我覺得有點假。”

   盡管近年來中山的貸款壞賬率一直處于珠三角較低水平,但是受外部經濟環境影響,以及內部轉型升級的壓力,中山的壞賬率還是有略微提升,這也導致融資擔保和小額貸款兩個行業的風險提高。

   作為最先接觸客戶的業務員,客戶要是逾期不還貸款,小惠也需要負責任。

   壞賬問題是業內的秘密,但小惠坦言在她的客戶里,大概有兩成是征信不過關的。接觸的客戶多了,業務員也都練就出一雙“火眼金睛”,通過察言觀色就能判斷對方是否要騙貸。

   “有些人太過配合了,說要什么資料立刻填,要什么文件立刻補,對還款期限和利率沒有任何疑問,就會讓我覺得有點假。”她說,在小貸公司是否能貸到款的關鍵,就是還款能力和意愿,而溝通中的表現往往是還款意愿的表現,“有還款意愿的人他的顧慮會比較多,可能會抱怨一下利息高,或者覺得手續麻煩,多說兩句就很容易套出他的實話。”

   在菊城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總經理許樹輝看來,不能一味只看到中小企業融資難,畢竟信貸方和融資擔保公司都要承擔風險,所以不可能給資質不佳的中小微企業“開后門”。

   “比如一些中小微企業不僅沒有擔保,自身情況還很不好,經營也存在問題,即使貸款給他,最終也可能會讓他們的負債進一步提高。”許樹輝也表示,有些資質好的中小微企業,其信貸需求還是能得到各方支持的。如菊城融資擔保經手過的一個案例,雖然借貸方屬于中小微企業,但是沒有太多固定資產做抵押,按一般情況銀行只會批60萬左右。但是由于該企業有一些高科技設備,屬于科技企業且經營狀態良好,最終拿到了200萬左右的貸款。

   銀達融資擔保公司負責人也表示,在銀行政策收緊的情況下,他們也逐漸偏向于跟科技含量高、非勞動密集型、跟互聯網融合度高的行業合作。“這種行業一般發展前景好,融資擔保成功率也高。目前我們在保四成左右的企業都是科技型企業。”

   目前很多融資擔保公司和小額貸款公司,正逐漸縮減與一些行業前景一般,科技含量低的企業合作。

   授信難,純民營融資擔保公司受影響

   不少業內人士敏銳地感覺到,由于之前“出事”的擔保公司多為純民營的,因此銀行開始逐漸傾向于與有一定官方、集體資產背景的融資擔保公司合作。

   今年上半年,中山已有兩家純民營性質的融資擔保公司退出市場。

   按知情人士的說法,退市主要源于銀行開始收緊跟融資擔保公司的合作,部分純民營性質的融資擔保公司經營情況出現困難。不少業內人士敏銳地感覺到,由于之前“出事”的擔保公司多為純民營的,因此銀行開始逐漸傾向于與有一定官方、集體資產背景的融資擔保公司合作,“這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純民營的融資擔保公司的經營環境。”

   一方面中小企業的融資擔保需求不斷擴大,另一方面對融資擔保公司來說也不敢照單全收,而且審核一點也不敢比銀行“馬虎”,甚至有銀行界人士看完一家融資擔保公司做的審核材料后感慨:“這做得比我們還詳細。”

   但審得細也只是為自身爭取多一點保障。據一名中山融資擔保業內人士透露,之前國內發生的行業違規事件對銀行的觸動還是比較大,導致很多銀行在跟融資擔保公司的合作上提高了門檻,比如單方停止一些合作條件,授信額度進行一定的限制等。

   “比如本來有1億的信貸額度是A銀行放出來的,但是到了今年他們認為要縮減融資擔保公司方面的授信額度,只給5000萬。而企業需求又那么大,剩下的5000萬我們又要通過其他銀行或者其他渠道去消化。”在該業內人士看來,銀行方面一定程度地減緩、限制了雙方的合作,也讓很多融資擔保公司難以做大。

   中山市菊城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由于有集體資產背景,與銀行間的合作還是比較順暢,基本每年有1億元左右的新增融資擔保業務,擔保成功率也保持在比較高的水平。但是由于環境不穩定,菊城還是不敢把擔保放大到10倍,基本控制在6倍左右。

   據菊城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總經理許樹輝透露,目前該公司也逐漸開展一些非融資擔保業務,比如風險比較小的訴訟擔保等,同時也多做一些中長期的融資擔保業務。而銀達融資擔保公司則從信貸來源方面進行拓展,發展一些股份制銀行、商業銀行,以及基金、信托作為信貸合作單位。

   市金融局的相關負責人也告訴記者,小額貸款公司和融資擔保公司的發展,還是能一定程度上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為了推進融資擔保行業的發展,基本每年都有一筆扶持資金用于融資擔保的風險準備金補助,只要承保金額達到一定額度,就能按一定比例拿到補助。

   而為了進一步促進中山市內各家銀行和融資擔保公司間的良性合作,市金融局正計劃在近期開展“銀擔合作座談會”,將中山現有的銀行和融資擔保公司負責人聚到一起,探討未來雙方的合作。

   “其實我們也希望政府能多推動銀行方面和融資擔保公司的合作,成為雙方之間的溝通橋梁。”一家融資擔保公司的相關負責人說。

   為推動中山市小額貸款公司和融資擔保公司健康發展,在今年第一季度的小額貸款公司和融資擔保公司監管工作會議上,市金融局也表示在2015年,中山將努力完善市鎮兩級監管體系,提高監管效能,同時加強現場檢查和非現場監管,建立監管談話制度,完善監管工作會議制度。另一方面,中山還計劃建立小額貸款公司分類監管制度,扶優限劣,促進行業健康發展。

【返回】

国产乱对白刺激视频在线观看,亚洲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亚洲无码国产专区,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a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