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市孝南區金淦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新聞中心

武漢:老賴坑慘小貸公司 官司難打行業分化

2015-05-26

武漢某房地產開發商老板章某,多個樓盤項目成爛尾,欠小貸公司600萬元,從武漢失蹤。

名下有五輛跑車的鐘女士,以借款拍電視劇為由向多家小貸公司借款,平均每家借款200萬元,目前行蹤不定。

門檻低、審批活、放款快,這是人們對小額貸款公司的普遍印象。然而與此同時,單筆貸款過大、利息過高、風險控制不足等問題也暴露出來。

一些借款人因無力償還貸款而跑路,為追回借出資金,有的小貸公司年訴訟案數百起,有的甚至聘請私人偵探尋找失聯借款人。

5月,湖北省小貸公司協會成立風控委員會。記者獲悉,我省小貸公司已進入分化期,部分公司經營變得異常困難。

老賴增多

造船廠拖欠借款3500萬

武漢南華黃岡江北造船有限公司,在一年之內從小貸公司直接或實際借款7筆,每筆資金均為500萬元。

2013年1月5日和5月14日,江北造船公司兩次向武漢市益明科技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借款,分別為500萬元,借期分別為三個月和一個月,月息均為3%,借款到期后889.57萬元本金不能償還。2014年1月3日,江北造船公司向武漢市江岸區華創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借款500萬元,2個月借期到期后,江北造船公司仍有484萬元本金沒有償還。

還有來自小貸公司四筆間接借款逾期不能償還,實際借款人均為江北造船公司,但均由他人簽訂《借款合同》,江北公司同時簽訂《保證合同》。四筆借款分別是:2013年3月1日和3月26日,以柳某、王某的名義,分別向武漢市武昌區融科小貸公司兩次各借500萬;2013年4月26日,以武漢鋼福工貿有限公司和武漢東創機械電子設備有限公司作為借款人,向武漢邦信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各借款500萬元。

小貸公司一次放貸百萬千萬,在業內已不鮮見。2012年12月28日,江漢區中聯信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中聯信小貸公司,2014年7月8日工商登記變更為武漢信用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向武漢泰隆達物資有限公司放款3000萬元;2013年4月15日,中聯信小貸公司向廣晟鋼鐵公司提供600萬元流動資金貸款,借期6個月。2014年2月13日,江夏區建清生態農業科技園向武昌區漢信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借款600萬元。藏龍島一家制造公司向東西湖一家小貸公司借款2000萬元?!逗笔⌒☆~貸款公司試點暫行管理辦法》要求,小貸公司放貸應堅持“小額、分散”原則,盡力擴大客戶數量和服務覆蓋面,借款50萬元以下客戶的貸款總余額,要達到公司整個貸款余額的70%以上。小貸公司其余30%的資金,對單戶貸款余額不得超過小額貸款公司資本金的5%。雖然我省有小貸公司注冊資本高達15億元,單戶貸并不超標,但其暗藏較大風險。

官司難打

批量小貸欠債人成被告

受經濟下行等因素影響,一些借款人經營困難,還款出現變數。上述借款人從小貸公司借款百萬千萬元,均因逾期不能歸還成為了被告。

江北造船公司在一次答辯時稱,依據法律規定,有代為清償能力的人才能作為保證人,江北造船公司在簽訂《保證合同》時就沒有清償債務的能力,小貸公司知道但仍和江北造船公司簽訂合同,存在一定的過錯。

注冊資本1億元的江北造船公司,近年來經營陷入困境。不僅拖欠采購液壓系統、船用晝夜監視儀和焊接設備款被告上法庭,而且還有造船合同未能履行的訴訟。

業內人士指出,船舶制造業屬于資金密集型產業,且現在屬于過剩行業,而部分金融機構將嚴重過剩行業列為高風險行業,收緊甚至關閉了融資“閘門”,小貸公司進入高風險行業放貸風險極大。

2014年5月26日至2015年3月5日,在短短九個多月,涉及富登小額貸款(湖北)有限公司判決書和裁定書達43份。其中,小貸公司直接發起民事訴訟的有17起,顯示借款金額多在10萬至50萬元之間。在法院開庭時,有13起被告(每起均有多人)全未到庭。

中聯信小貸公司,因貸款本息難以收回,也成了“訴訟大戶”。有關借貸糾紛引發的民事起訴、訴訟保全申請、申請強制執行等司法文書,自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5月達418份,借款方涉及鋼鐵、地產、機械制造等行業。其中一筆3000萬元的貸款逾期未收回,2014年3月3日武漢中院開庭時,七名被告無一到庭。

重金追債

請私人偵探找人討債

“法院判決一年多,一筆320萬元的借款依然沒有收回!”5月10日,武漢中企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下簡稱中企小貸)總經理洪佳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據了解,2013年3月7日,沈某向中企小貸借款320萬元用于資金周轉,借期6個月,通山騰達礦業公司為上述借款提供連帶保證擔保。至2014年1月6日,沈某未償本息。法院開庭時,沈某和通山騰達礦業公司均未到庭。“還有好多借款沒有收回,有的欠債人還玩失蹤!”洪佳無奈地說。

多家小貸公司負責人表示,若借款人無有效的擔保,討債手段非常有限。為找到失蹤借款人,有的小貸公司甚至重金聘請私人偵探。

小貸公司老板何先生,借給漢口花橋祝某數百萬元無法追回。今年3月12日,何先生找到私人偵探,提供了祝某兩輛轎車的車牌號,以及其岳母的家庭住址。私人偵探蹲守在祝某岳母家附近苦守一個多月,祝某終于現身。隨后,通過進一步跟蹤,找到了祝某新的住處。為此,小貸公司向私人偵探支付了2萬元。

漢口某小貸公司出借給林某170萬元無法收回,林某公司停擺,其處于跑路狀態。小貸公司找人無果,委托私人偵探討債,服務費為債務金額的30%。據介紹,私人偵探耗時三個多月,發現林某的行蹤及其資產,最終追回170萬元本金和部分利息,私人偵探提取51萬元。小貸公司算了算,這筆貸款最終虧了10萬元。

根據小貸公司老板提供的手機號,記者聯系上私人偵探鄭某。他在電話中稱,找人和討債,都不能觸碰法律的紅線,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目前他接受小額貸款公司的委托中還有三名借款人沒能找到。一是武漢某房地產開發商老板章某,多個樓盤項目成爛尾,欠小貸公司600萬元,從武漢失蹤;二是為兩筆借款3700萬元提供擔保的王某,其名下的八套住房賣掉六套抵押兩套,王某對陌生電話一律不接;三是名下有五輛跑車的鐘女士,以借款拍電視劇為由向多家小貸公司借款,平均每家借款200萬元,目前行蹤不定。

行業分化

資金成本放貸利率攀高

據湖北省小額貸款公司協會統計,截至2014年底,湖北省已經獲得審批的小貸公司有413家,注冊資本金503.15億元,平均注冊資本1.22億元,比上一年度345家小貸公司的注冊總資本增加了30%。目前已開業的有371家,2014年年底貸款余額為445.67億元,全年累計貸款756.44億元。

湖北省小貸公司協會秘書長靳紅旗認為,我省小貸公司2008-2010年為啟蒙期,2011-2013年為爆發期,2014年至今為分化期。我省小貸公司戶均貸款筆數,從2013年的200筆降為2014年的155筆,其中有注冊1億元的小貸公司,2014年未發放一筆貸款,貸款最少的10家公司,平均貸款額僅為其注冊資本的2.4%,顯示這些小貸公司經營十分困難。

小貸專家認為,有擔保抵押的優質客戶,會從利率較低的金融機構貸款。銀行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為5.1%,小貸公司受法律保護的年利率只能是其四倍即20.4%,小貸公司的管理成本一般在10%左右,因此其資金成本要控制在10.4%以內。

 

然而,小貸公司融資成本卻越來越高。近年來,我省小貸公司通過發行小貸資產收益權和小貸私募債融資,資金成本的年利率在13%-15%。目前小貸公司放貸時,月息3%-3.5%還是“友情價”,月息3.5%-6%則是“新常態”。

小微企業社會征信檔案缺失,其負債具有隱蔽性,這都對小貸公司的風險控制提出了挑戰。靳紅旗秘書長認為,風控也是小貸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小貸公司的貸款受理、調查、審批、貸后管理、逾期處理等全業務流程要有風控措施。由于多數小貸公司的借款人,認為高息借款會降低其信用,不愿其信息被銀行掌握,這影響到小貸公司加入人民銀行的征信系統。目前,省小貸公司協會正在推動小貸公司加入人民銀行征信系統的進程。

【返回】

国产乱对白刺激视频在线观看,亚洲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亚洲无码国产专区,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aⅴ